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小戏小品,要为内容找到恰当的形式

2020-08-12 05:56:14

“中国·桐乡小戏艺术邀请展”日前在浙江桐乡举办,针对当前小戏小品创作存在的问题,点评专家认为——

小戏小品,要为内容找到恰当的形式

“中国·桐乡小戏艺术邀请展”日前在浙江桐乡举办。谈及目前全国各地小戏小品创作生态,邀请展点评专家、中国文联戏剧艺术中心编剧毓钺发出这样的感叹:“有的作品显得太沉重,形式是小戏小品,主题却在向大戏靠拢,似乎总想在十几分钟的篇幅里塞下一个宏大主题,结果导致一些‘宏大’的小戏小品里只有标语、口号和文件精神。 ”

作品沉重,主要原因是创作者的负担太沉重。毓钺说:“这种负担有些来自外部,有些来自作者自身。一些作者本来写得很洒脱,思维也很活跃。而在概念化环境的影响下,一开始可能也觉得不适应,但越写就越变得板板正正,写多了就觉得这是对的——思维僵化了。 ”

“观众看戏,两个半小时是一种心理准备,十几分钟是另一种心理准备。对于大戏,观众期待着深刻、丰富;对于小戏,观众期待着喜闻乐见,这是观众和舞台形成的观演默契,是创作规律。 ”在毓钺看来,一些创作者把这条最基本的原则忘记了。

而此次邀请展的另一位点评专家,原总政话剧团国家一级演员李文启却觉得“太轻了” ,他说:“小戏篇幅小、时间短,有些作者往往是‘急就章’ ,难免同质化、概念化,有时为了跟上时代、捕捉新生事物,不进行沉淀和独立思考,角度不新,题材不新。一些电视节目鼓励浅薄庸俗的小戏小品登台,以为这就是观众喜闻乐见的。 ”在李文启观看、点评过的诸多小戏小品中,“编剧、导演、表演三项工作,都做得很好的太少,能让人眼前一亮、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更少” 。李文启觉得,原因得归咎于创作的浮躁。

“对于戏剧来说,大戏和小戏就像双翼、两轮。 ”邀请展点评专家、中国剧协副主席、剧作家罗怀臻说,近年来大戏发展很快,小戏比较边缘化。 “一度风行的晚会活动又给小戏小品带来了快速消费品倾向,作品追求当下感、即时性,宣教色彩浓,有的作品为了搞笑,在价值观、审美取向上发生了偏差。 ”罗怀臻感觉到,这种风气近年来已渐渐得到了扭转,“其实比起大戏,小戏小品更容易和观众沟通,反映生活、表现时代更及时。观众看一台小戏小品晚会,比看一台大戏触及的方面更丰富。小戏通过积累,在技术上、艺术上打磨得更加精粹,将具有长久的生命力。 ”

点评专家普遍认为,小戏小品创作并不比大戏容易,好作品的技术门槛、含金量也绝不低于大戏。那么,创作者应该对小戏小品作怎样的定位呢?

“传统戏曲中常演不衰的折子戏,都比较有趣,轻松、巧妙、好看,展现程式、展示技艺,哪怕主题小,甚至没有明确的主题。 ”毓钺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三岔口》 。“其中蕴含的是一种机趣、机智,本来摸黑不稀奇,打斗也不稀奇,但是摸黑打斗就是一个好点子,一个好的小戏首先就要有一个好点子。 ”还有一个是陈佩斯、朱时茂的小品《主角与配角》 。“短小、有趣,具有小品应有的品格、品相,其中包含着人物的错位、自身条件的错位、意愿的错位等多种构成‘有趣’的要素。 ”毓钺表示,这样的作品创作起来非常不易,一定是创作者认识了规律,并在舞台上把规律呈现了出来。

“创作小戏是培养青年戏剧创作者的主要训练方式之一。 ”罗怀臻介绍,他辅导的一位青年创作者写《王佐断臂》 ,首先分析了王佐的“英雄情结” ——有的人走向英雄之路是凭着武功、谋略,一个平庸之人也想拥有这样的辉煌时刻,而他走向英雄之路的方式是“断臂” ,战争过去了,很多人回到生活的常态,可是他回不去了,他的胳膊永远没了,这是一种悲情的生命体验。“ ‘王佐断臂’这一折就从这种心理矛盾写起,其中蕴蓄的主题、人物情感都足以支撑一台大戏。 ”罗怀臻说, “这就像研发一项专利,首先要有‘技术核心’ ,小戏就是这个‘核’ ,就像《雷雨》 ‘喝药’那一幕,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全部寓于其中,也是考验演员的重要段落,一个好小戏应该具有这样的研发性、技艺性。 ”

“理想的小戏小品应该有扎实的矛盾冲突、强烈的时代色彩、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新奇有戏的人物关系,给人以启迪。 ”李文启表示,创作者需要踏踏实实深入体验生活,体验不光是发现事件,更重要的是从事件和人物中获得感悟。而且,小戏小品不是单独的艺术门类,还要以“戏剧”的标准来自我规范。“无论是现实主义要‘真听、真看、真感觉’ ,还是虚拟程式讲究‘以歌舞演故事’ ,或者实验性的作品探索如何把人物内心变成艺术形象,等等,归根结底,就是要为不同的内容找到恰当的形式,遵循生活规律和艺术规律来创作。 ”李文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