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文化观察】民营剧团:梨园花开待“春风”

2020-08-02 05:24:54

困难中的坚持:最大动力是观众的喜爱

昨天接到记者的电话时,河南惠民越调剧团团长李保成刚从许昌急匆匆地赶到当晚剧团的演出地禹州南边的范坡乡娄庄村,晚上要上演剧团的拿手好戏——越调传统戏《乾隆私访》。从1995年创团开始,李保成带的这个民营剧团已经在农村市场整整演了20年,跑遍了全省各地。他说,紧张的生活早已习惯,奔波操劳都不算啥,“每次一开戏,看到台下人山人海,几千人围得满满的,什么困难都忘了,你就觉得你是被需要的,这戏唱得得劲!”李保成说,这么多年来剧团因为经济困难经历过多次危机,但自己和演员们坚持了下来,“贷款也要干”,最大的动力就是观众的喜爱。“咱农村保留着这个传统,一个村请我们唱戏,十里八村的亲戚都会来走动走动,看看戏,聊聊天,其乐融融,我觉得我们起了这么个作用,我们都很满足。”李保成说。

每场戏的演出费少则两千元,多则三四千,对于有三四十号演职员的剧团来说相当廉价,想增加收入就得多唱,剧团每到一地,通常三天要唱十场戏,非常辛苦。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惠民越调剧团不仅恢复排演了很多越调传统戏,如《李天保娶亲》《白奶奶醉酒》《打金枝》等,还自筹资金创排了现代戏《好人李国喜》等新戏。就在最近,剧团申报的原创小戏《微光大爱》还入选了文化部戏曲剧本孵化项目。“这个项目会有孵化剧本等方面的补贴3万元,虽然这些钱并不算多,但这是给我们民营剧团的巨大鼓励,我们一定会把这部戏排演好。”李保成说。

核心提示|每年春节过后的两三个月,是常年奔波在基层农村演出的众多民营剧团的演出旺季。近年来,戏曲演出市场的下滑是不争的事实,而和国有剧团相比,民营剧团在资金、生存环境、人才等方面存在的问题都要更多一些。民营剧团的路该怎么走?近日,大河报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流派的传承:多继承前辈的艺术精华

对于安阳唐派艺术研究院来说,领衔主演宋子根要考虑的不光是接演出解决演员们的吃饭问题,作为豫剧唐派名家贾廷聚的弟子、唐派传人,他更看重的是对豫剧传统艺术的继承。安阳唐派艺术研究院现在不仅能演《辕门斩子》《血溅乌纱》《南阳关》等唐派的代表剧目,《大祭桩》《五世请缨》《穆桂英挂帅》《卖苗郎》等常派、马派、崔派的代表剧目也能演出。宋子根说:“这些戏都是经过市场的选择、很受观众欢迎的。既然我是唐派艺术的传人,就要扎扎实实、认认真真地把唐派艺术继承下来。但我们并不局限于唐派,因为其他流派的前辈艺术家们也留下了很多艺术精华,我们能多继承一些就多继承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