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美食

吴天明和曲江影视,一个人和一座城

  • 来源:国际在线
  • 2019/10/8 15:46:33

  这些天,西安曲江影视集团出品、著名导演吴天明的遗作《百鸟朝凤》正在全国影院热映。

  吴天明的名字,曾经、现在都和西安这座城市紧密相连。他是西安和西部电影的骄傲。1979年他与滕文骥联合执导《生活的颤音》崛起影坛。《人生》是他的代表作;《老井》、《变脸》成就了他艺术创作的高峰。他曾经担任过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和西安曲江影视集团的董事长,被公认为是扶持第五代导演张艺谋等人的当代伯乐。

  2014年3月4日,吴天明因心肌梗塞倒在了工作室里不幸离世,享年75岁。他生前的最后一部作品《百鸟朝凤》像一部寓言:在他去世2年后这部影片得以在曲江影视的力推下走进浮躁的电影市场。成语“百鸟朝凤”比喻德高望重者众望所归,电影《百鸟朝凤》高扬的思想旗帜更吸引了吴天明众多拥趸。一位西安观众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专门去影院看了《百鸟朝凤》,向这位大师致敬:“影片朴实内敛,感情沉稳,是一曲挽歌。”

  吴天明曾担任西安曲江影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在任期间提出,曲江影视要成为中国影视行业的一支生力军,打造真正属于陕西的影视文化产业基地。西安这座城不会忘记,那些年,吴天明和曲江新区团结陕西影视力量,让“影视陕军”一直处于中国影视的高地上。吴天明留给这座城的精神财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难忘吴天明,他留给西安和曲江影视太多记忆

  他说过的最震撼人心的话:我这辈子只会拍电影

  看看吴天明的人生履历,你会发现他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西部电影事业。他在西安这座城里拍出了影响世人的经典电影,他用影像表达他对生存世界的关切。他和西影、曲江影视,托起了西部影视的丰碑。

  吴天明祖籍山东,1939年出生在陕西三原。1960年他考入西影演员培训班,结业后留在西影演员剧团当演员。1976年,他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进修班。回西影厂后,当了助理导演和副导演三年。1979年,他的导演生涯起步。他与滕文骥联合导演了《生活的颤音》,次年又合作了《亲缘》。1982年,吴天明独立执导拍摄了《没有航标的河流》,该片获夏威夷第四届国际电影节东西方中心电影奖,是西影厂第一部在国际上获奖的影片,吴天明的名字从此在电影界震响。诞生于1984年的《人生》根据路遥同名小说改编,该片连获殊荣。而在1986年拍摄的《老井》,不仅荣获了内地的金鸡、百花双大奖,还有香港电影协会和东京、意大利、夏威夷电影节的大奖。吴天明说:“当你从事一项事业,不去热爱它,不去下死工夫,是不可能获得成功的。”

  《人生》、《老井》是吴天明担任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后取得的成就。在吴天明的带领下,西影厂迅速崛起,相继出品《红高粱》(导演张艺谋)、《黑炮事件》(导演黄建新)、《盗马贼》(导演田壮壮)、《野山》(导演颜学恕)、《疯狂的代价》(导演周晓文)、《棋王》(导演滕文骥)等一系列杰作,扶持人才,推出作品,市场火爆,海外拿奖,中国影坛出现了“西部电影”神话,“第五代”导演的崛起正是从西影开始的。

  1994年,吴天明执导了《变脸》,该片获得1995年华表奖最佳对外合拍片奖、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2005年底,吴天明获得中国电影导演协会所颁的“终身成就奖”。他把10万元奖金捐给了正在修路的“老井”村。

  2006年4月,曲江影视集团成立,吴天明担任董事长。他立志在这里重新起航,圆一个中国电影人的梦。

  2012年5月底,吴天明再执导筒,拍摄《百鸟朝凤》,这部讲述唢呐人故事的电影,表现了艺人对艺术的信念和坚守。这部电影成为吴天明留给中国电影的最后的呐喊:“别盯着钱,盯唢呐。”

  纵观吴天明的每一部电影都蕴含着悲天悯人的情怀和深刻的思想内涵。他曾说:“我始终认为,导演跟作家一样,不是比你的作品有多花哨,而是比你对社会和人生的理解,比你用良知去表现人生的理想。”

  吴天明不仅是一个优秀的导演,也是影坛伯乐,他识才爱才,陈凯歌、张艺谋、黄建新、顾长卫……都出自他的麾下。吴天明始终坚守着电影人对电影的爱,这是浮躁社会里的一道光,静心做事的工匠精神需要得到张扬。吴天明活着时说:“我这辈子只会做这一件事(拍电影),别的我弄不了。”

  曲江影视起航,吴天明誓师感动中国电影人

  他说:“娱乐至死”是对历史不负责

  好的影视作品要能带给每个人思考

  电影《百鸟朝凤》即将杀青时,最后几场戏是在西安拍摄的。当时的吴天明已经认识到自己正在与一个变化着的时代搏击,但他仍在承担着老电影人的使命:“行业没落是事实,我更想展现的是一种精神和一种坚守。”

  当时有记者采访吴天明时,他谈到了当时整个中国的电影环境,言辞中透露着不服输的倔强,“不喜欢的不拍,圈钱、骗观众的不拍。我认为票房不是衡量一个影片的唯一标准。我始终相信谢晋导演曾说的话,‘只要你喜欢,一定有人会喜欢。’但我不否认,影视界有一股不正之风,娱乐至死的精神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面对影视圈种种乱象,他曾告诫年轻人:“中国的编剧导演应该好好想想,我们要把观众带到什么地方去?现在有些电影人只顾挣钱,放弃社会责任,我们需要更深刻地挖掘民族精神。”

  2006年4月,大唐芙蓉园御宴宫内一片欢腾,高朋满座。影视界明星大腕赶来为西安曲江影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揭幕捧场。吴天明一句“从梦开始的地方(西影)到圆梦的地方(曲江)直线距离不到400米,我整整跑了46年!”引发台下长久的掌声,让每一个热爱中国电影的人感动。在谢晋、徐克、吴思远、杨贵媚等众多电影界大腕的见证下,吴天明掌舵的“曲江影视”盛大起航,吹响了中国西部电影大举进军世界影坛的号角。

  吴天明动情地说:“我之所以愿意到曲江来,就是为了圆一个梦,一个中国电影人的梦。”他的话让在场的导演谢晋、黄建新热泪盈眶。吴天明再次表示,电影一直是自己的梦想,“10多年来,眼看中国电影在迷惘中艰难地爬行,作为一个将电影视为生命的热血汉子,我心中充满了焦虑。如今,‘曲江影视’有充足的资金,有深厚而广博的城市文化资源,有优惠的文化政策,更有一群为理想玩命的年轻人。我找到了圆梦的地方。”

  “曲江影视”的起航让著名导演黄健中感叹不已:“我仿佛已经看到‘曲江影视’的前景。无论环境还是经济条件,可以说曲江有相当广阔的发展前景,未来它就是中国影视圈的头牌!”徐克对“曲江影视”满是期待,他表示:“它的成立对西部电影来说相当重要,也是吴天明对西部电影的抱负和决心。”演员吴若甫说:“‘曲江影视’对吴天明或者中国电影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一步。希望‘曲江影视’能够迅速占领中国影视高地,拍出中国最好的电影。”

  毫无疑问的是,曲江影视集团在吴天明去世的2年后,积极努力将吴天明遗作《百鸟朝凤》推向当下的电影市场,是想表明:西部电影仍然坚守在精神高地上。

  吴天明在世时已经在同曲江影视的合作中,为“影视版块”塑造了成型的风格。以曲江影视集团为代表的曲江影视企业快速成长,拍摄了近百部电影和纪录片,数千集电视剧,获奖无数,已构建起集影视投资、拍摄、制作、发行、后期产品开发、版权交易、院线经营、影视拍摄基地为一体的全影视产业链,为中国影视模式的创新和发展踏出了一条不同寻常的新路。无论是吴天明时代,还是其后,曲江影视集团始不忘使命,积极创造与奉献影视佳作,与中国观众一起温暖前行。吴天明留下的宝贵财富将引领曲江不断向影视高地攀登。

  曲江人不会忘记“曲江影视”董事长吴天明遗愿:

  “曲江,将是一个电影人圆梦的地方。”西安这座城更不会忘记,吴天明们要再西安建造中国“西部好莱坞”的雄心。

  吴天明引领曲江影视重新打造中国电影格局

  他一直在思考:中国西部电影如何复兴

  2014年吴天明突然离世,世震动了西安的西部电影人和文化人。

  文化学者肖云儒先生认为,吴天明在事业上是死不瞑目的,“和钱学森一样,他也留下了吴天明之问。那就是西部电影要不要复兴,如何复兴?”

  肖云儒说:“吴天明是西部电影的领军人物,他与张艺谋等一群人在中国电影史上创造了辉煌。后来西部电影衰落了,衰落有很多原因,国外有分析说,西部电影有着深刻的人文反思精神,不能跟迅速成长起来的电影市场相结合。”但西部电影的经验、教训和留给后人的精神财富,都应该作为吴天明的精神遗产,留给年轻的电影人。“后来者要学习如何像他那样拥有不竭的创作热情,再振西部电影雄风。”

  以吴天明为代表的电影人,塑造了“西部电影的精神”。肖云儒概括,西部电影的精神首先是不竭的创作热情和登顶精神。其次,它不是一个封闭的结构,而是开放的动态的结构。西部电影能够不断深化反思。西部电影还逐步形成了独特的影像表达方式,如把民俗影像化替代电影情节。

  如今在丝路经济带和丝路文化圈的大背景下,肖云儒提出,“以新的人文观念,更开阔的世界视野重新打造新西部电影。复兴西部电影不能重走原来的路,要有翻开新的一页的勇气。”

  一部《百鸟朝凤》阅尽吴天明的人格魅力,也浓缩着曲江影视集团立志传扬西部电影精神,铸造文化精品,打造西安文化的新名片的不懈追求。近年来,曲江影视集团投拍的一系列彰显陕西元素的纪录片均在央视热播,被称为“西安纪录片现象”。而这一次,随着大师遗作《百鸟朝凤》正在神州热映,后吴天明时代,人们将会在看到一个更强大、更自信的影视帝国。

  曲江影视高举西部影视的旗帜

  吴天明说不关心家国命运永远拍不出好的作品

  他的电影精神将会承继下去

  《百鸟朝凤》是吴天明电影精神的承继。

  他的女儿吴妍妍在电影上映后,面对媒体的提问,讲述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可以说,吴天明有之中来电影人的情怀和担当。

  吴妍妍说:“《百鸟朝凤》,我前前后后看了这部影片15遍,每次看到一些情节和画面都会哭。因为我是他女儿,这部影片打动我的层面会更多。虽然知道他是一个很伟大的艺术家,他的电影非常棒,但我从来没有在他生前去琢磨过他作品的价值。在日本放映时,很多观众都说很久没看过这么有骨气的中国电影了。黄建新导演说,这个片子是吴导自己精神层面的东西,也是全人类精神层面的东西。”

  吴天明《没有航标的河流》、《人生》、《老井》与《百鸟朝凤》都体现着对土地上文明的消亡和人类命运的关注,“他始终关心着中国人的命运。他说:‘作为一个搞艺术的电影工作者,不关心社会,不关心自己的国家,不关心国人的命运你永远拍不出好的作品。’”

  目前的中国影视市场很大,生机勃勃,但却精神力量不足,题材和表现力不够丰富,存在迎合市场的媚俗主义倾向。因此,中国当下的影视高地更加需要吴天明,更加需要像曲江影视集团这样的有责任高度的影视建设者们。

  作为中国影视板块重要的一极,曲江影视集团依托陕西西安雄厚的西部文化资源,2006年成立以来,曲江影视集团在“影剧纪”三方面,可谓四面开花,涉及“一带一路”、中华传统文化、陕西文化、历史古装、红色革命、现实主义六大题材,纪录片、电视剧、电影三大门类,形成了多元丰富的影视大格局,始终是西部影视的一面旗帜。

  作为曲江影视集团现任领军人的梁英建接手影视集团以来,大胆改革、锐意创新、精研项目、狠抓经营,将高效务实的理念贯彻到日常运营管理当中,给影视产业的发展注入全新活力。

  2016年是曲江影视集团开启了影视大年,秉承“常驻文化高原,勇攀文化高峰”的宗旨,电视剧《白鹿原》《一树桃花开》;电影《钢刀》《功夫瑜伽》;纪录片《礼乐中国》、《渭华起义》等都将陆续与观众见面。近期,曲江影视集团将策划投拍反映西安历史文化的纪录片《人类的长安》、《开放的大唐》,“一带一路”题材电视系列剧《大汉丝路》、《大唐丝路》、《大宋丝路》和纪录片《西安对话罗马》,反映陕西人文精神的历史题材剧《大义秦商》等作品。曲江新区还将积极承办第三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与中国电影出版传媒有限公司(改制)共同发起成立“丝绸之路影视文化产业基金”。吴天明之后,曲江影视依然会是电影、电视剧、纪录片三栖发展,开启势不可挡的西部文化复兴之路。

  自2005年始,曲江新区正是用《百鸟朝凤》中焦三爷的“工匠精神”专注打造“中国西部第一文化品牌”,全面整合陕西的影视文化产业,开创真正属于秦人的影视文化产业基地。

  吴天明和他的电影精神,将与曲江影视,西部影视,以及西安这座城市,不再分离,融入血脉。


相关阅读:
安徽那个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 https://myyk.familydoctor.com.cn/disease_230_124_0_0_1.html
版权所有: 惠州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